主办单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

第4版: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新闻
 
今日关注

2021年1月25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严书记”的家风是怎样败坏的?张茂才如何放纵妻儿种下苦果?

严正家风防止家族式腐败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本报记者 李云舒

谈起父亲,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向力力和他的弟弟为何泪流满面?四川省广安市“严书记”的家风是怎样败坏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放纵妻儿如何种下苦果?

1月24日晚,四集电视专题片《正风反腐就在身边》第四集《严正家风》播出,几个治家不严、家风不正的贪腐案例,震撼人心,发人深省。

忘却父亲教诲,贪腐“兄弟连”追悔莫及

向力力,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曾任长沙市副市长、郴州市委书记、湖南省副省长等职务,2019年5月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2020年6月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5年。

接受审查调查之后,向力力会时常想起已经过世的父亲。他的父亲曾经是湖南省衡东县的老县长,一辈子清廉正直,在当地有口皆碑,向力力从政后,父亲也经常要求他为政清廉。

然而,向力力却没能把父亲的叮嘱牢记在心。不仅如此,他还把经商的弟弟向明明牵连到了案件中。向明明1994年从乡镇干部岗位上辞职下海,开起了房地产公司,向力力时任长沙市西区区委书记。他也曾经谨慎自守,跟弟弟强调不许他涉足西区做生意。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向力力逐步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开始帮弟弟的生意出面打招呼。兄弟俩渐渐忘乎所以,越界愈来愈远。

当时,父亲看到他们一个经商、一个从政,心中担忧,反复叮嘱提醒。然而,兄弟俩当时都没有真正听进去,反而有些不以为然,觉得时代不同了,父亲的观念已经不适用了。

2018年,向力力从副省长的位置转任湖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他感到这已经是仕途最后一站,变得更加肆无忌惮。他收受的最大一笔贿赂就是发生在2018年下半年,利用职权打招呼帮助一名老板成功变更土地使用性质,老板通过他的弟弟送上3700万元巨额感谢费。

“这件事发生在2018年,十八大甚至十九大之后不收敛、不收手。他总共受贿6600多万,单笔受贿3700万,上演了最后的疯狂。”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工作人员介绍。

向力力的父亲留下了一世清名,遗憾的是,下一代却没能把上一辈的清正家风传承下去。这件事让向家兄弟追悔莫及。

“严夫人”耍威风,牵出“两面人”严书记

2018年5月,成都一家幼儿园发生了一起“严书记女儿”事件,引发舆论哗然。“严书记”本人——四川省广安市委副书记严春风,成为风暴的焦点。

就在严春风慌忙起草解释说明时,网络舆论进一步发酵,举报严春风的具体问题线索纷至沓来。

严春风之所以心慌,正是因为他知道部分网络举报的问题确实存在。2018年5月18日,幼儿园风波发生仅一周之后,四川省纪委监委在初核的基础上,宣布对严春风进行立案审查调查。经调查发现,严春风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工程承揽、项目纠纷解决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受贿570余万元。2019年8月,严春风被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十年。

对于公众关注的幼儿园事件,调查组也公布了详细情况。引发风波的“严夫人”是严春风的第二任妻子李向阳,事件发生时两人已经离婚5年。严春风儿女都随母亲生活,由于他平时很少有时间陪伴孩子,因此觉得对儿女有一份愧疚,就错误地想从金钱方面来弥补。离婚之后,前妻李向阳多次以抚养小孩为由找严春风要钱,严春风就找老板借给李向阳上百万元。这些行为也让李向阳形成了特权思想和霸道做派。

调查组还发现,多年来严春风为了隐瞒违纪违法事实,将多套房产挂在他人名下,股票由他人代持,个人事项报告也弄虚作假。2012年他和李向阳再婚,生下女儿之后,当年就因感情破裂而离婚,但他对自身婚育情况却多年填写“无变化”,隐瞒了这段婚史,目的是不希望影响到仕途晋升。

“这些违纪违法的事情,你自认为你自己做得很隐秘,但是他在做,他的家人在看,他的家人在学。最后他家人的所作所为,正体现出他作为一个‘两面人’的特征,他的行为也会影响到家风。”四川省纪委监委工作人员张肖表示。

心怀愧疚放纵妻儿,错位疼爱害人害己

2019年初,山西兰花煤炭实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晋文在接受审查调查时,交代了已经退休的山西省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张茂才及其儿子的涉案线索。

2019年3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对张茂才立案审查调查。调查发现,张茂才利用职权和影响力,为多名老板、官员在煤炭资源配置、提拔晋升等方面提供帮助,并通过儿子和妻子收受巨额贿赂。

“张茂才的腐败问题,称得上‘全家齐上阵,贪污父子兵’。”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机关工作人员汤兆洋表示。

张茂才的大儿子叫张剑,二儿子叫张轩,两个儿子贪图享乐,生活方式异常奢侈。调查发现,张茂才并非从一开始就不注意约束自己和家人,而是随着职务的晋升和年龄的增长,对自己和家人越来越放纵,和家人联手敛财的行为愈演愈烈。

张茂才常年在外地任职,与妻儿聚少离多。逢年过节,上门拜年送礼的人接踵而至,也少不了给两个儿子压岁钱,特权思想逐渐在家人的脑海中扎根。由于在儿子成长过程中缺位,张茂才抱着愧疚心理,开始公权私用为儿子铺路。

山西是煤炭大省,十八大之前资源腐败现象十分突出,买官卖官频现,政治生态被严重污染。一些老板和领导干部主动接近张轩,投其所好为其提供物质享乐,拜托他向张茂才请托各种事项,张茂才也基本有求必应。在父亲的纵容下,张轩越来越胆大妄为,收钱才办事的名声流传在外,有时收了钱也不办事。

然而,对儿子的溺爱纵容,并没有换来和谐的家庭关系。大儿子认为父母偏心,也开始索取更多,二儿子则抗拒交流。两个儿子甚至相互攀比,都认为对方用父亲的权力赚钱多,自己吃了亏,家庭关系十分紧张。

2019年6月,张茂才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2020年6月24日,张茂才因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六百万元。

“我自己没把握住,把孩子们也都给耽误了,毁了我一生,把他们也毁了半生,给全家人造成很大的痛苦。”张茂才忏悔道。

对领导干部而言,重视家风建设,对亲属子女严管严教,不仅仅是道德要求,更是政治要求、纪律要求。党员干部不但要处理好公与私的关系,还要对家人做好公私分明的教育,廉洁齐家、严以治家,建设好家风,只有这样才是真正对家庭负责任。(本报记者 李云舒)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凡《中国纪检监察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含客户端、微信公众号)上刊载的原创内容,版权均属于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及相关作者所有。所有网页内容、网页设计(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声音、录像、图表、标志、标识、域名、软件、程序、版面设计、专栏目录与名称、内容分类标准等)均受《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保护。任何单位及个人如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和相关作者信息。如摘编、改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内容,需经本单位书面授权许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新闻传播中心保留追究相关法律责任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