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6版:史鉴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6版            史鉴
 
今日关注

2020年1月10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更多文物在这里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图二:絜清白以事君
图三
图一
图四

图一:李葂墨荷图轴(扬州博物馆藏)

明清时期,扬州因盐业和漕运而兴,深厚的文化底蕴与富庶的社会经济,使得这里成为文人会聚之地,“扬州八怪”即在此背景下诞生,成为当时艺坛一支不可忽视的力量。这幅墨荷图轴的作者李葂为“扬州八怪”之一,关于其生平,我们所知甚少,乾隆南巡时,他曾受召御试有赐,晚年穷困潦倒,存世作品亦相当少。这幅墨荷图轴用笔极为凝练,评论者云“作品在挥洒之间有冷隽之气”,画面题诗一首“不涂铅粉不施朱,破冻芙蕖色转殊。为问君家旧花墅,雪深有此一枝无”,可见作者画的原来是雪中荷花,难怪有一种“冷隽之气”,这荷花不施任何脂粉,只以本来面目见天见地见众生,特立独行,作者画的是荷,何尝不是以此自况。

图二:西汉“清白”铭连弧纹镜(拓片,扬州博物馆藏)

铜镜为日常生活用品,同时具有深刻的象征意义,古人对这种象征意义的论述,最经典的莫过于《贞观政要》中的“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古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这面西汉铜镜,背面以八段弧线连成圈,这种连弧纹铜镜存世颇多,铜镜最外一圈刻写铭文,其中我们特别指出的一段,刻写的是“絜清白以事君”,也因此这面铜镜得名“清白”铭铜镜。汉代“清白”和“昭明”铭文铜镜,是诸多汉代铭文铜镜中出土与传世数量较多的一类,流行时间也较长,从西汉早期一直延续至中晚期。我们试想,这面铜镜的主人,对镜正衣冠后,将镜子翻转,“清白”二字映入眼帘,这无疑强化了他或她对自身行为的关注,衣冠既正,心亦要正。

图三:明德化窑白瓷花形公道杯(扬州文物商店藏)

公道杯是中国独有的一种酒杯,我们光看图片,难以体会其“公道”在何处。这件德化窑白瓷公道杯中,立一寿星,杯底中部有一小孔,当酒超过某一高度时,酒会从杯底小孔中全部洒出。公道杯的奥秘在于寿星体内的构造形成了虹吸效应,充分体现了古人的智慧。关于公道杯,还有一个颇有意思的传说,传说洪武年间,御窑厂成功烧制了“九龙杯”进献给朱元璋,朱元璋大宴群臣,想让自己看重的臣子多喝点美酒佳酿,遂命人往杯中多多注酒,不承想酒却从杯底的小孔中全部洒出,一滴不剩,朱元璋颇为讶异,命人解释此杯奥秘,知晓个中缘由后改此杯名为“公道杯”。此乃传说,不可当真,但其中蕴含着“知足者水存,贪心者水尽”的道理,启迪众人为人公道,知足常乐。

图四:元透雕“路路清廉”玉饰(扬州博物馆藏)

中国人对玉的热爱,从邈远的石器时代一直持续到了今天。玉在古人的心目中,是君子道德的化身。在《孔子家语》中,孔子一口气举出了玉的十一种美德,是故“君子无故,玉不去身”。玉本身已包含如此丰富的意义,而各种纹饰更增添了它的内涵。这件玉饰以透雕的手法,雕出鹭鸶与莲花,鹭与路谐音,莲与廉谐音,表达了“路路清廉”的期望。

(本文及上文所有图片由扬州博物馆提供)

(易舜 整理)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