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传承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传承
 
今日关注

2019年12月6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每一幅有意义的军事历史照片,都应该是壮美的、来自战斗的……

高帆:用镜头记录历史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林鲁伊 柳田兴 高莉莉

青年时期的高帆。
1942年,太行八路军出击晋中攻打祁县。
1942年,太行山人民送郎参军。

高帆 摄 (资料图片)

高帆(1922年—2004年),原名冯声亮,浙江萧山人。他自幼聪明好学,敢闯敢做,早年就读于浙江省立蚕桑学校。1937年,抗日战争爆发,高帆和许多爱国青年一起,投入抗日救亡宣传的洪流。1938年秋,年仅16岁的高帆,怀着满腔热血,毅然告别家乡和亲人,奔赴陕北延安,投身革命。在途经湖北武汉八路军办事处时,他得到一本《西行漫记》,并从中了解了中国的延安,了解了中国共产党是中国人民的救星。高帆特别珍爱书中《毛泽东在保安》的照片,人物的着装、神态、姿势、光线都恰到好处。从此,高帆在内心深处与摄影结了缘。

战地记者

“战争是革命军人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记录战争是战地记者生命价值的最高体现。”这是高帆自勉的话。1938年底,高帆奔赴华北抗日前线,被分配到太行山区由刘伯承、邓小平领导的129师当宣传干事,随部队活跃在平汉铁路线上。他先后在师先遣支队政治部、师政治部宣传部从事《战场画报》编辑等工作。

1939年,部队从日寇手中缴获了一台照相机,因为高帆懂得一些摄影知识,上级将这一“特殊武器”交给了他。从那时起,高帆成为了一名战地摄影记者。

在血与火的战场上,高帆真正体会到了掌握这一“特殊武器”的意义。那个年代,照相器材十分简陋,所需的胶卷都是从敌占区通过秘密渠道找到的。为了将胶卷安全送到抗战前线,要把胶卷层层包好,装在空油桶里,再将油桶放在小船底下固定好,由武工队员划着船从水路悄悄送过来。高帆要节省胶卷,又要抓住精彩瞬间,力争把更多的珍贵镜头抢拍下来。拍摄完后,他就在老乡家里把窗户用被子一遮,借两个大碗,装上显影液、定影液,冲底片、印照片。遇上日军扫荡,就得马上转移,常把照片、胶卷埋在大树底下或野地里。

1941年,高帆开始拍摄大量照片,他的作品朴实、真切,成为鼓舞人民、打击敌人的有力武器。拍摄中,高帆力求做到“近些,再近些”,使拍摄的画面能够真实地再现战场的场景。他拍摄的《八路军在反“扫荡”中》《武工队奔赴敌占区》等作品,为中国的战争史和摄影史留下了珍贵的档案。

1944年6月,部队领导决定出版摄影画报,指派高帆前往晋察冀画报社请教并协助制版。高帆经化装后,带着刘伯承、邓小平的信件和一沓照片,在武工队员的护送下,越过重重封锁线,从晋冀鲁豫军区前往晋察冀军区,高帆历尽艰辛,在晋察冀军区把照片制成铜版,带回摄影制版材料,往返40天,最终圆满完成了任务。

1945年,抗日战争胜利。作为战地记者的高帆,在战争中洗礼,在战斗中成长,他通过镜头,定格了战斗的瞬间,书写了对民族、对人民的忠诚。1946年,蒋介石为了抢夺抗日战争的成果,搞假和谈、真内战。晋冀鲁豫军区组织与敌人进行了针锋相对的斗争,并大获全胜。为此,高帆紧随战斗部队拍摄了《攻克屯留城》《缴获战利品》《爆破》等一系列作品,有力地揭露了国民党反动派发动内战的罪行。同时,奉周恩来指示,这些照片由上海地下党办的《群众》周刊以《人民解放的胜利——晋冀鲁豫解放区之辉煌战果》为题发表,广泛发至沪宁等地,产生了重大影响。高帆因而受到军区的通令嘉奖。

1949年3月25日,中共中央进入北平。高帆在西郊拍下了毛泽东、朱德检阅部队的历史性珍贵照片,进入北平城后,高帆的镜头里留下了毛泽东、朱德、彭德怀、刘伯承、邓小平、徐向前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风采英姿,也留下了中国革命战争的壮举雄风。从太行一路走来,高帆经历战争、记录战争,他的足迹闪烁着一个战地摄影记者的光辉。

画报专家

北平解放后,高帆就随第二野战军去解放大西南,在重庆参加筹建《西南画报》并任主编,还作为摄影界代表,参加中华全国文艺工作者代表大会。1950年,全军英模大会在北京召开,朱德看了会上展览的照片,提议军队应该有自己的画报。各大军区随即派出宣传干事,开始画报的筹建工作。1951年2月,高帆调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正式参加《解放军画报》的创建工作。

1956年12月,高帆在中国摄影学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被选为常务理事,同时他作为发起人之一,提出要办一个刊物,定名为《中国摄影》并担任主编,于1957年第一季度出版了创刊号。高帆强调:“繁荣摄影创作、提高摄影水平这项任务已经列入中国摄影学会的章程上了,为了不使它成为一纸空文,这就需要我们做很多工作,出版刊物这项工作就是其中之一。”

1979年10月,中国摄影学会更名为中国摄影家协会,高帆当选为副主席。虽然高帆在中国摄影家协会担任的是社会职务,但他出于对摄影事业的责任感,一向认真负责,对中国摄影家协会各方面的工作,都积极参与研究,在掌握中央文艺政策、提高业务水平方面,做了很多工作。

1987年,离休后的高帆仍一如既往地关心和支持中国的摄影事业。1991年,在中国摄影家协会第五次会员代表大会上,高帆当选为主席。

高帆的摄影实践始终与画报工作结伴而行,自从在129师《战场画报》工作开始,先后任华北军区《华北画报》副主编,《西南画报》主编,总政治部解放军画报社副总编辑、总编辑、社长。通过长期的画报工作实践和摄影实践,高帆成为具有较高艺术造诣的军旅摄影家和摄影评论家,并且是资深的画报工作专家。

高帆始终认为:“军队画报是部队政治工作的一个组成部分,是政治思想工作的一种工具和手段,是为巩固和提高战斗力服务的,部队的政治思想宣传始终要把表现英雄模范人物作为拍摄的重点内容。”1946年,他拍摄的《杀敌英雄、爱兵模范王克勤》,开创了我军以专题形式宣传英雄模范人物的先河。在他办画报的几十年中,宣传了许多英雄模范人物,成为广大指战员学习的榜样。

1981年,为了发挥珍贵历史图片资料的作用,国家批准成立长城出版社,高帆出任社长。在任期间,他主持编辑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历史资料图集》和共和国元帅画册。

二万五千里长征,是高帆心中红色的飘带,他曾两次重走长征路,以弥补他没赶上长征的遗憾。他拍摄了《遵义会议会址》《娄山关》《赤水河畔》《川北草地》等一系列作品。在一组反映长征路,名为《迷人的草原》的作品中,高帆是这样抒发情感的:岷山脚下,是一望无际的草地。长征红军经过草地,曾在这里种下了永不熄灭的革命种子,使藏族同胞在无边的黑暗里,看见了光明;如今,这火种已经变成沸腾于整个草原的建设热情和力量。高帆说:“每一幅有意义的军事历史照片,都应该是壮美的、来自战斗的、让人难以忘怀的典型瞬间形象。”

在60余年的军事摄影和画报工作实践中,高帆不断总结经验,并上升为理论。他先后撰写和发表了《战地新闻摄影和画报的取材与构图》《改进摄影采访作风》《发扬摄影工作的光荣传统,为提高战斗力服务》《争取摄影事业的更大繁荣》等诸多论文,为中国摄影事业作出了重要的理论指导。

魂归钱塘

高帆一生光明磊落,工作勤勤恳恳、扎扎实实,为我国的摄影和画报事业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2004年6月,一套《天下之脊》画册正在紧张的编辑之中。这是为纪念邓小平同志诞辰100周年推出的,全面反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的光辉历史。作为曾经的战斗员和画册主编,高帆硬撑着病体,在病床上完成了对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部分内容的审定,他还亲自设计选定了画册封面。高帆为这部具有史料和文献意义的画册倾注了大量心血,但就在画册进入印刷厂、即将面世之际,高帆永远离开了……

2004年6月25日,高帆走了。

6月29日上午,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一个小告别室里,鲜艳的党旗覆盖着高帆的遗体,简单的几束鲜花围绕着他,恰似高帆的简朴作风。

“一切从简,回家乡,在钱塘江潮水涨起的时候,让它带我一起走!”这是高帆在弥留之际的遗愿。为此,他的夫人、摄影家牛畏予和3个子女谢绝了中国摄影家协会、中国文联为他举行追悼会,在遗体火化后的第二天便赶回了萧山。

2004年7月1日,高帆的亲属将他的骨灰慢慢地撒入萧山南阳境内的钱塘江水中,让这位中国摄影家魂归家乡。钱塘江潮逐渐上涨,江水呜咽东流,一如人们对高帆的评价:坦坦荡荡,高洁一生。

(林鲁伊 柳田兴 高莉莉)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