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8版:文苑 上一版3
第8版            文苑
 
今日关注

2019年11月15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行走黄河滩(散文)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王自亮

家乡是在黄河滩,家乡的秋天,空旷而辽远。一片片的土地,难得的清旷。裸露出了黄褐色的泥土。那麦苗还没有长出来。刚长出来的,也是一层嫩嫩的绿苗。柔柔的,像是涌动的波涛。村落隐隐,一座座村落就像一个个小岛。路呢,更是乱绳一样,四处纠缠。

你骑了车子四下转转,总能让你感受到一种朴实,一种生动,一种快乐。把压力一股脑儿都去了。那朴实的日子,朴实的生活,总是最打动人的心呢。

最红艳的是柿子树。一株株柿子树红红的果子挂在枝头,柿子上还粘了一层白霜,那么生动,似乎是蕴着最浓的收获。这时候,最美丽的是旷野。你走过草丛,草已经有大半的泛黄了。沙场秋点兵,让人想到一种雄壮的气势。

而最喜欢的是秋庄稼刚熟的时候了。这时候,正是乡人大饱口福的时候,地里的红薯、花生、玉米都熟了。村里有很多关于玉米地神怪的逸事。玉米粗壮的秸秆,大刀样的绿叶,摩挲着最久远的乡村往事。

几个孩子,偷偷剥些玉米棒子,煮了或烤了吃。这时的玉米,籽粒成熟,淡黄色,甜润而多汁,还散发着玉米的清香。那些红薯,挖几块,在地里焖一下、烤一下,也特别绵软而好吃。还有花生,都是乡人喜欢的美食了。这些美食,能解一下馋涎,让人感受到丰收的气息。

这些鲜物儿,乡人除了自己吃,却总要摘一些送给城里亲戚。那玉米嫩嫩的,花生嫩嫩的,正是水多饱满的时候。一想到鲜,一想到嫩,我脑子里就想起了这些物件。

我也是乐此不疲的。总是要焖红薯,在地上挖一个洞,把红薯架在上层,下面用柴烧。烧到一定程度,然后把红薯埋到柴灰里,外面盖上土,焖起来。可我好像总是没有焖熟过,就那样吃起来,也特别好吃。因为是自己做的。颇有几分“只问过程,不问结果”的放达。

秋收之后的田野比较寂寥,但是,这时也可以培养一种广阔苍茫的气势了。毕竟,草木都成熟时的田野太拥挤了,闹闹的,瘦瘦的,小路成了带,小河成了渠,村落似乎也成了一个个墨点,隐在那绿海中不见了。这时的空落,像潮水退却,才能让人感受到透了一口气,感觉到了开阔,感觉到了舒坦。你可以在田野里走走跳跳,闻一闻那好闻的土地的气味,你还可以大喊。一切都是你的,天是蓝的海,笼在头上;地就是褐的海,在脚下铺展了。

家乡的秋不只是浩迈的,恢宏的,它还是细小的,精致的。

你走在地头田间,看到枯草铺满了路边,落叶萧萧而下,那些黄绿驳杂的草,是不是会感到一种诗意逼入胸间,感到一种季节的细腻呢?即使你坐在庭院里,那红绿间杂的冬枣儿,咬一口脆脆的、甜甜的,那梧桐树上落下的船儿样的叶片,甚至那一阵阵清凉的风。这是不是都是收获呢?

丰收如酒,无处不在,让人沉沉陶然欲醉了。(王自亮)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