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观察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4版            观察
 
今日关注

2019年2月20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贫困户为何不愿搬进新房?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王杏发

图为移风易俗后的三里村村民婚事新办,用自行车接回了新娘。艾杰 摄

我们村有一个贫困户叫徐传德。5年前,徐传德建的房子倒塌了,一直借住邻居家的房子。那座房子早已遗弃不用,条件简陋,门窗破旧。一到冬天,寒风往里面刮,人就像浸在冷水里一样。我去过几次,简直受不了。山上的路也不通,一条小路,离村综合服务中心有十多公里之遥。没有手机,即使有手机也没信号,他好像与世隔绝了一样。

2016年,徐传德被纳入了我们村精准扶贫对象,享受了一些扶助政策,生活慢慢好起来,但房子问题还没有解决。直到2017年,镇政府在三里村建起了异地扶贫集中居住点,徐传德分得了一套新房。一套价值10多万元的新房子,只需交5000元就可拎包入住。本来以为,他会高高兴兴地搬到里面住,没想到他硬是不愿意搬下来。

我前前后后跑了六次,他就是不说原因。他自己也到房子里看了几次,在看完房子后,摸着油光闪亮的门,雪白耀眼的墙壁,摇摇头,不住地叹息:“我没这福气啊!”按常理来说,政府建好房子,一般贫困户都会欢欢喜喜搬进去。徐传德却宁愿继续在山上受苦,也“躲”着不肯要这个天上掉下来的“馅饼”。后来,又做了多次工作,他一直没有搬下来。

2017年4月,按照市里的部署,我们村开展了“刹人情歪风、治婚丧陋习、树文明新风”专项工作,将文明节俭操办纳入村规民约,要求党员干部带头,倡导“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它不办”的社会新风,引导大家树立厚养薄葬、文明节俭操办婚丧喜庆的理念。同时,成立红白理事会,制定村里婚丧事项操办章程,明确操办标准,建立《登门告知制度》《举报奖励制度》,发现问题及时制止。市纪委对党员干部的移风易俗事项,划出纪律红线。镇纪委还安排两名现场监督人员,对党员干部和“两代表一委员”操办婚丧事宜全程监督。

这个行动大家是支持的,党员更是踊跃带头。在邻村的钟家村,70岁的老党员钟彩仁带头砸掉了自己的“活人墓”。我们村里的戴云南带头给儿子办了一场“简约清新”的婚礼,没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拱门大阵”、也没有让人目不暇接的“迎亲长龙”、更没有让人咂舌惊讶的“低俗婚闹”,亲朋好友不超过10桌,随礼不超过100元,开了个好头,其他群众都跟着做。

按照上级的部署,我们一年接着一年抓,抓出了成效。2018年,我们村每户人情开支比2017年平均下降2000元,全村共节省开支120多万元。现在,大家都自觉不办无事酒了,即使办也办得简单热闹,人情开支大大减少,贫困群众的负担也大大降低。

2018年3月,徐传德找到我提出来:“现在,不用你们做工作了,我可以搬进去了。”我非常惊异,上门请他那么多次都不搬下来住,这一次居然自己主动要求搬下来,这是什么原因呢?徐传德不好意思地告诉我,主要是他搬到这里来,收入不是很高,安置点人员集中,人情花销会更多,按照以前的标准,每次至少得200元,每年的结婚、嫁女、升学、生日不下20场,全年要送出三四千元,占了收入的一半,还拿什么去生活!想来想去,不敢搬。

事实上,以前村里也确实是这么回事,大操大办愈演愈烈,婚丧喜庆事宜完全变成了争面子、拼家族、比阔气、要场面的竞技场,动辄花费数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群众不堪重负,有苦难言。

2018年6月,徐传德搬下来之后,很快就在周边找到了活儿干,年收入两万元以上,人情开支也不大。2019年春节期间,我和镇干部再次到徐传德家走访慰问。老徐握着我的手说,还是搬下来好,与他原来的生活相比,简直是天上地下。

2019年,我们村里5000亩规模的红心猕猴桃和黄桃产业基地将陆续挂果,我们准备把徐传德等贫困户安排到果园工作。现在,徐传德一碰到我就说:“还是搬下来好,人情开支比原来住在山上时还少,收入却是原来的几倍,感谢党和政府!”

(作者王杏发系湖南省岳阳市平江县梅仙镇三里村党支部书记)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