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7版:读书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7版            读书
 
今日关注

2019年1月13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祖国高于一切

——读《心有大我 至诚报国:黄大年》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赵婧文

时代文艺出版社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主题,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新中国成立70年来,发生过两次大的归国潮,一次是钱学森、邓稼先们的归来,源于“新中国”的需要;另一次则是黄大年们的回国,发自“中国梦”的召唤。新中国成立之初,积贫积弱、百废待兴,钱学森、邓稼先等人,冲破重重阻力回到祖国;今天,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正在迈向大国变强国的伟大征程,中国梦召唤了像黄大年一样的具有赤子情怀的一大批科学家回到祖国。《心有大我 至诚报国:黄大年》(时代文艺出版社)是一部长篇报告文学,记述了著名地球物理学家黄大年心有大我、至诚报国的奉献人生。

“振兴中华,乃我辈之责”

“大年,你们这一代人很幸运,要珍惜时间,早日学成报国。”这是一个普通知识分子家庭的父母在儿子踏入大学校门前的叮嘱。简短而朴素的寄语,穿透时间的隧道,承载着振兴中华的梦想,延续着报效祖国的忠心与赤诚,饱含着对祖国最深切的眷爱与最质朴的誓言。而这个深受嘱托,意气风发的青年知识分子就是黄大年,他与祖国结下了最朴素的约定。

黄大年,1958年出生于广西南宁,父亲和母亲是广西地质学校的老师。17岁那年,黄大年作为航空物探操作员,第一次登上飞机,俯瞰祖国大好河山。面对幅员辽阔的国土,这个青年被深深地吸引了。从儿时的梦想到天空飞翔的体验,黄大年眷爱祖国的质朴深情在沉淀,探寻这片热土的渴望在升腾。功夫不负有心人。1978年,黄大年以全公社高考第一名的成绩脱颖而出,他的成绩高出录取线80分,顺利考入长春地质学院——这是黄大年全家心目中的地探学术殿堂,也是黄大年梦想开始的地方。

“一定要出去,出去了但一定要回来。一定要出息,出息了就一定要报国。”秉承“学以报国,加速前进”的信念,黄大年两次出国,一共十八年。1992年,“中英友好奖学金项目”启动,黄大年作为全国仅有的30名公派人员,到英国利兹大学地球科学系攻读博士学位。1996年,黄大年以排名第一的成绩获得利兹大学地球物理学博士学位,成为该系评出的优秀学生中唯一的海外学生。2006年,黄大年作为英国剑桥ARKeX地球物理公司的研发部主任,带领一支包括外国院士在内的300人“高配”团队,实现了在海洋和陆地复杂环境下通过快速移动方式实施对地穿透式精确探测的技术突破。黄大年像上了弦的陀螺,每分每秒都不停歇,对时间十分吝啬的他,一路在追赶。

“只有一个理由,就是我的祖国更需要我”

“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回到自己的国土上踏实,在自己的国土上研究,有依靠。”黄大年始终觉得“当初国家送我们出国留学,并不是为了那一纸文凭和国外的什么好生活,而是为了让我们去学习先进的技术和观念。”他也真正做到了把个人的幸福根植于祖国的土壤里,把事业和追求跟祖国的需要相统一。

2008年,我国决定实施“千人计划”,旨在引进海外高层次人才回国工作或以适当的方式为国服务。在地质科学领域,我国不仅起步晚,而且发展的速度与欧美相比落后很多,黄大年作为战略科学家,科技领路人,是我国迫切需要的人才。2009年,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向黄大年发出了邀请函,受邀的黄大年在国外一刻都等不了,一心就想归国投入工作,因为只有回到祖国,为了一个目标去奋斗,这才是他感到最幸福的事。为此,黄大年舍弃了小家,听从国家一声召唤,不惜“裸归”也要回到祖国的怀抱。

“如果我能活500年,那我都归学校管。”回国6天后,黄大年与吉林大学正式签下全职教授合同,担任吉林大学地球探测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一纸合同,一生承诺。黄大年成为国家“千人计划”首批引进的专家,也是东北地区首位“千人计划”专家。

“我是国家培养出来的,从来没觉得我和祖国分开过”

长期研究地球物理的黄大年,心里比谁都更清楚,我国很多技术在国际上仍处于“跟跑”地位,国外在很多关键技术上长期对中国实行封锁,这种封锁就像是“卡脖子”,狠狠地扼住了发展的咽喉。黄大年始终认为,如果不突破技术瓶颈,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会非常艰辛。

回到长春的一个夜晚,黄大年含着泪水,在一份呈报学校的工作自述中写道:“我的父母属于那一代历经了诸多磨难的中国知识分子,无论对国家还是儿女,以吃苦耐劳、兢兢业业、只讲奉献不图回报的优秀品质著称于世;以为国家培养和献出自己的优秀儿女为荣。他们在人生最后时刻仍然表现出对祖国自始至终的忠诚、朴实和包容、傲骨和责任,令人由衷敬佩和永远怀念。父辈们的祖国情结,伴随着我的成长、成熟和成材,并左右我一生中几乎所有的选择。这就是祖国高于一切!”

黄大年一直有一个坚定的信念,就是力争把我国的装备技术研究推向更高的水平。回国不久,2010年2月,科技部的一位负责同志慕名来找黄大年,告诉他国家正在筹备的“863”“十二五”主题项目:高精度航空实力测量技术,想请黄大年作为这个项目的领军人物。黄大年斩钉截铁地说:“没问题”。这位负责人还在为该项目经费紧张也没有所承担的课题,只是聘请黄大年来管团队、赶进度、帮忙指导技术等问题而担心时,黄大年的回答却依然坚定而有力:“没问题”。“这是关系国家战略安全的重大研究,我愿意做。”

随后,黄大年担任首席科学家,以吉林大学为中心,组织全国高校和科研院所的优秀科研人员数百人,开启了深地探测关键装备攻关研究,叩开“地球之门”。这项研究,通俗地说,研究的是一种高级CT机,只是这种CT机透视的不是人的身体,而是我们脚下的大地和浩渺的海洋,黄大年回国时,我国这项技术只是刚刚起步。经过坚持不懈的努力,黄大年的装备研发理论,受到专家的认可,为国内科研攻关,打开了一扇更加宽广的大门。作为国家深探装备研发项目的首席科学家,黄大年此后相继承揽了九大项目,设置四十九个课题,集中一百一十八家机构,一千六百多名科学家,不遗余力地为祖国科研进步做出了无私奉献。

续约时,黄大年只向学校提了一个要求:再延长两年,在吉大一直工作到退休。续聘仪式上,黄大年慷慨激昂地说:“我是带着梦想回来的,梦想和现实应该在同一个地方找到完美的结合。学校为我的成长和回归投入了这么多,团队成员也付出了这么多,我怎么舍得离开这片精神传承的归宿之地。这是我的母校,也就是我的归宿。”

“我的归宿在中国”

“儿子,估计我们见不到最后一面了,我能理解你的处境。你要记住,你可以不孝,但不可不忠,你是有祖国的人!”2004年3月20日晚,黄大年正在大西洋深水处与美国某公司开展技术攻关研究,却接到父亲离世前辗转打来的最后一次电话。两年后,母亲离世前给他留下的依然是相似的话。黄大年奉献了一生来践行“祖国高于一切”的家训,兑现他最初立下的誓言。

深海、深空、深地,是我国科技发展攻关的重要战略方向。地球深部到底隐藏着多少秘密,一次次激发着人类的好奇心,也从另一方面衡量着一国综合实力的深度。早在20世纪70年代到90年代,西方发达国家已经成功完成了一轮地球深部探测,牢牢地抢占了这项技术的制高点。看准了的事情,就拿出勇气来做,坚定不移干。在吉林大学工作期间,黄大年没有向学校和学院提任何要求,念叨最多的却是实验条件怎么样?工作条件怎么样?团队条件怎么样?

为了尽快取得技术突破,黄大年争分夺秒、只争朝夕,把办公室当成了家,没日没夜地搞科学研究。地质宫晚上10点熄灯封楼,可黄大年经常工作到了后半夜。黄大年曾说:“中国要由大国变成强国,需要有一批‘科研疯子’,这其中能有我,余愿足矣!”“时间紧迫”“等不起”“来不及”……这样的词汇,就像紧箍咒一样经常刺痛黄大年的神经,催促着他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状态全力以赴投入工作。

很多人问黄大年:“你何必做到这个份上?”他说:“你不知道啊,我出国就是从长春这个地方出去的,在外面漂了很多年,也确实得到了各种各样的培训和机会。现在想回来,就是为了报效祖国。我什么职务也不要,什么待遇也不求,就是帮助祖国做一些事情。”2016年,病榻上的黄大年,依然抓紧一切时间和青年教师、学生们讨论他对一些研究方向的新思考以及如何吸引人才留住人才等问题。在黄大年最后一次手术后的第七天,他在微信群里给学生们发了这样一段语音:“今天正逢平安夜,这是我从英国剑桥回到长春的日子,一晃整整七年了。跟大家在一起度过了日日夜夜,我们的团队正在壮大,我们的成果正在展示,我铭记大家跟我在一块为了一个共同的志向和理想所付出的全部心血。”

在回国后短短7年的时间,黄大年带领的团队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填补了多项国内技术空白,使我国在航空重力梯度仪的研制上实现了从无到有的巨变,在数据获取能力和精度方面与国际水平缩短了20年的差距。国际地学界发出惊叹——中国真正进入“深地时代”!

有多大担当才能干多大事业,尽多大责任才会有多大成就。大风泱泱,大潮滂滂,历史从来不会垂青懈怠者、懒惰者,机会只会眷顾奋斗者、拼搏者。“创新正当其时,圆梦适得其势”。在碧波滚滚的南海上空,黄大年书写了无愧于时代的壮丽篇章!黄大年心有大我,至诚报国,在建设世界科技强国的征程上留下宝贵财富,亦成为新时代营造崇德向善、见贤思齐的浓厚社会氛围的杰出楷模,引领广大知识分子砥砺前行。

“人的生命相对历史的长河不过是短暂的一现,随波逐流只能是枉自一生,若能做一朵小小的浪花奔腾,呼啸着加入献身者的滚滚洪流中,推动历史向前发展,才是一生中最值得骄傲和自豪的事情。”黄大年在入党志愿书中这样写道。

这是新时代知识分子的宏伟胸怀,也是新时代知识分子的使命担当。(赵婧文)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