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8版:副刊 上一版3
第8版            副刊
 
今日关注

2018年7月2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母亲的心事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葛鑫

母亲7月1日出生。

印象中已经好几年没陪母亲过生日了,今年正好有空加上又是母亲的本命年,我决定从千里之外赶回家陪老母亲过生日。

可是,我拎着大包小包兴冲冲地跑上楼却吃了个闭门羹——这两年母亲腰不好,几乎常年不能下楼,能去哪里呢?不会是去医院了吧?我又担心又害怕,赶紧给小弟打电话。小弟听了也是一头雾水,说早晨还打电话问老妈哪天去交党费,他准备和单位请假送老妈去呢,电话里也没感觉老妈有什么异常……正担心的时候,父亲搀扶着母亲回来了。

“去办了张银行卡,又开通了网上银行,年纪大了,学转账学了半天。”父亲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你妈说年年让你小弟请假太麻烦了,以后自己交。”

母亲出生在上个世纪四十年代,一心向党,在那个火热的年代,对党更是一片赤胆忠心,我至今还记得她当年教书时写在备课本扉页的一句话:忠诚党的教育事业。

退休后,每年的7月1日,母亲都像必须完成的一场仪式一样,赶去曾经任职的学校交党费。每到那天,她都会早早起来,给自己煮上碗生日面,再郑重地把钱装进信封,认真地在信封上写上党费两个字。场面颇为正式。

起初年轻的我们并不能理解,有时甚至还会调侃几句,喊两声马列主义老太太,告诉母亲都退休了,交党费也没人强迫。可是,每次都被母亲严厉批评。

母亲一生养育了我们三个孩子,我们大学毕业后又在不同的城市工作,渐渐地便把母亲7月1日要交党费的仪式给淡忘了。再后来,母亲因为身体的原因搬去小弟所在的城市居住,和单位相隔很远,本以为这个仪式可以取消了,没想到一到7月1日前,母亲便开始给小弟下达任务,而且自己也一定要亲自去。小弟向来孝顺,不管工作再忙,那天都会想办法抽时间开一两个小时的车带着母亲去学校交党费。每到那一天,母亲便早早地穿戴整齐,把钱数好包好在那里等着。再后来,母亲身体每况愈下,特别是这两年,几乎常年都不能下楼,更不要说出远门了,交党费便成了母亲的一桩心事。

“来回折腾,加上过路过桥费,误工费,您这党费不交也罢。”有一次过年的时候,我对母亲说,“小弟也是党员,现在又是单位里的骨干,老是这么请假多不好,您都退休这么多年了,身体又不好,没必要亲自去交党费。”

“这是原则,共产党员不交党费算怎么回事?”沉默良久,母亲一改往日的温和,严肃地说。

“那就让他们直接从工资里扣。”我说,“要么您就自己找一个不麻烦别人又能交费的办法。”

“党费是必须要自愿交的,不能扣。”母亲坚持着她的原则。

……

这件事过去了大半年,没想到我一句“激将”,母亲今天真有了不麻烦儿女的办法——向来行事小心谨慎,成天提醒大家网络不太安全的她,竟然去办了银行卡,还开通了网上银行。

看着母亲戴着老花镜,用颤抖的手给学校老书记转账,我心里一阵发酸,马上拿过手机帮她操作起来……

(葛鑫)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