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4版:反腐观察 上一版3
第4版            反腐观察
 
今日关注

2016年1月28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紧要关节的“第一次”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米博华

正如吸毒,一旦有了“第一次”,想收手就太难了。因为,对某些人来说,贪污受贿已经成为强迫症,成为兴奋点,成为每天都要琢磨的“业务”,甚至成为破罐子破摔的理由。这些,都鬼使神差地驱使着某些人走向深渊。

人生的紧要关节之处,往往就是一两步:“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那是悟道之语、经验之谈。

从预防职务犯罪角度看,“第一次”尤为值得研究。许多腐败分子大都对“第一次”记忆深刻、感受复杂。谈道,突破“第一次”,意味着“三观”的溃堤,是人生的滑坡,而且很难再走回头路。

归纳一下,“第一次”大约有这样的特点:

一是,内心挣扎。绝大多数官员一开始就很清楚贪污受贿是犯罪行为,可能面临严重后果。所以,“第一次”往往在是与非、智与欲、失与得等方面反复思量、平衡。

当一个人抵抗力和免疫力较强较高时,可以由良心做出选择,由理智做出判断。一个成年人,面对诱惑,心智有波动,这并不奇怪。可惜的是,并非所有人都具有较强的思考力、自制力。尽管内心矛盾重重,还是欲望战胜理智,战战兢兢、犹犹豫豫,却向着错误方向滑出了第一步。

二是,窃喜得手。东窗事发,通常不会是“第一次”。原因是,人在试水时比较小心,绝少放肆,不敢“鲸吞”;而是小打小闹,小搂小耙,很难马上暴露。这种经历恰恰帮助邪恶欲念悄悄生长。

可怕的是,一个人“第一次”获得某种意想不到的好处时,内心体验是“妙不可言”的:诚实劳动需要磨炼手艺,需要付出汗水,需要长时间努力;哪怕得到一点点成果,都会感到来之不易。而贪污受贿所得,却像魔术一样“神奇”,只要弄权使权,就会有十万计、百万计的金钱像鱼儿一样游来。一旦沉溺其中,便无法自拔。

三是,从恶如崩。正像由偷而盗是一个发展的必然过程,“第一次”违纪与以后的违法,“第一次”违法与以后的犯罪,有着明显的逻辑关系。正如吸毒,一旦有了“第一次”,想收手就太难了。因为,对某些人来说,贪污受贿已经成为强迫症,成为兴奋点,成为每天都要琢磨的“业务”,甚至成为破罐子破摔的理由。这些,都鬼使神差地驱使着某些人走向深渊。

这里对“第一次”的概述未见得准确,意在说明,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应该更加注重防患于未然,特别是要设法有效阻止“第一次”发生。

不是说,一个人有了“第一次”就不可救药。纠正错误,无论在何时何地都值得鼓励。这里要强调的是,有些毛病、有些问题,尽管只是苗头,也要强力纠正,否则就会迅速扩散,后果可怕。在这方面,新修订的《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一个重要精神,就是把纪律挺在前面,抓早抓小,其中的深意是不言而喻的。

从某种意义上说,人生的许多方面都会经历“第一次”。在这些关口,正确的选择,可以导引着人走好有意义的一生;反之,错误的决定,则一定会导致数不清的问题和祸患。

当然,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人是无所不能、完美无缺的神仙。是人,就会有缺点甚至有弱点,但为什么选择会有天壤之别,命运会是截然不同?或许还应该经常想一想,为什么有的人一辈子守着金山银山,却未曾有过贪念;有的人手握人财物大权,却从不敢滥用私用。

古人有很多专门讲“慎始”的名言,比如,《说苑》有云:“不慎其前而悔其后,嗟乎!虽悔无及矣。”别等到事情到了无法挽回的程度,再痛哭流涕。

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怨天尤人毫无道理,毫无意义。

把这事想明白了想清楚了,也许我们在面对无数“第一次”的时候,会变得聪明一些。(米博华)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