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第2版:综合新闻 上一版3  4下一版
第2版            综合新闻
 
今日关注

2015年3月27日 星期    返回版面目录

放大 缩小 默认        

用权力清单 管住权力“任性”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作者:李克济

权力如水,如何筑牢“防洪堤坝”?权力“任性”,如何划定限制的边界?日前,中办、国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行地方各级政府工作部门权力清单制度的指导意见》,明确推行权力清单制度的目标任务和实现路径,彰显中央推进政府治理现代化的坚定决心。

一份权责法定、主体明确、运行公开的“权力清单”,就是要明确政府该干什么、不该干什么,厘清哪些权力应保留,哪些权力该取消,从而确定政府部门的权责内容、划定政府与市场的边界,实现政府“法无授权不可为、法定职责必须为”。从整体上标注权力的“流动轨迹”,在微观上划定部门的“权力边界”,可以说,推行权力清单制度,本身就是权力的自我设限,是责任的自我明确,是用权的自我规范。

权力少一分“任性”,权利就多一些自如。听听群众办护照时的无奈,返乡5次、奔波数千里,“每次都被告知需要补充不同的材料”;想想“准生证”带来的烦恼,准妈妈感慨,“办‘准生证’比生孩子的周期还长”。党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政府的基本功能是提供公共服务,但为什么群众办事遭遇如此多曲折,饱尝辛酸甚至会寒心?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权责不明。政府层级之间、部门之间职权不清,必然带来责任模糊,于是推诿者有之,拖延者有之,懒政者有之,长此以往,官僚习气渐成。

权力清单不仅以白纸黑字清清楚楚地记录“权力边界”,而且以清晰的流程图为权力运行标注出轨迹,予以规范。一些领导干部之所以任意弄权,原因之一就是在程序与规则缺失的地方,权力暗度陈仓、阴济其私,获得寻租与腐败空间。广东省清远市清城区原环保局长陈柏和曾放言“分分钟搞垮一间厂”,一副“朕即国家”的派头,从中可窥见如果权力运行超越法治轨道、政府决策不顾组织程序,权力行使者将会傲慢到何种程度。《意见》明确要求,“优化权力运行流程”。

当前,各地在建立权力清单制度方面取得了有益进展,但也有一些深层问题和阻力。有的不愿“清权”,把下放权力转移给“红顶中介”;有的不愿“减权”,“干货都捏在手里”;有的不愿“制权”或“晒权”,旧的审批事项刚被取消,新事项已悄然设立……凡此种种无不说明,如果不清除“中梗阻”,权力清单制度就会在落实中被异化。聚焦群众的关注点,找到社会的共鸣点,拿出自我革命的决心、刮骨疗毒的勇气,才能确保权力清单制度落到实处。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权力清单就是一张“明确政府权力边界的纸”。只有当“有形之手”不再越位、错位、缺位,当权力运行更加有序、有效、有度,才能提升政府职能转变的“含金量”,为经济发展增添新动力,为人民群众带来真实惠。

关于我们 | 报纸征订 | 投稿方式 | 版权声明
主办单位:中国纪检监察报社 | 通讯地址:北京市西城区广安门南街甲2号

版权声明:《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纪检监察报社。未经报社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将《中国纪检监察报》刊发的内容用于商业用途。如进行转载、摘编,必须在报社书面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作品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以及相关作者信息。违反上述声明者,中国纪检监察报社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邮件联系jjjcbzbs@126.com。